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天才萌宝:娘亲,太逆天! ›› 第二章 师傅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天才萌宝:娘亲,太逆天!》 第二章 师傅

2021-05-13 21:49:41  作者:安宝儿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光溜溜的胖子身后一众手下一见这个阵势,心里暗自思量着,是该跑呢还是该跑呢还是该跑呢?

在一哄而散的身影当中,依稀可以听见死胖子非常不甘愿的声音:“丑八怪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找人来收拾你这个好儿子的!”

楚云落努了努嘴,看样子,她又要带着一双儿女搬家了。

算了算,这已经是这一年内,第六次搬家了。

“小昱昱,这次表现不错。”

楚云落伸手,轻轻揉了揉楚小昱的发丝,此刻的语调里,带着格外的自豪。

楚小昱很嫌弃的甩开她的手:“有你这样无良的娘亲,我不学会自立,恐怕早就在你数次招来的这些麻烦里香消玉殒了。”

“成语用错了。”楚云落伸手,迅速赏给楚小昱一个爆栗,直惹得他皱着漂亮的小眉头,一边大嚷着我一定不是亲生的,一边迈开小短腿跑得飞快。

“娘。”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楚小沫突然软软的开口,精致漂亮的小脸蛋上有着浓浓的不解,抬起明媚的大眼,认真的看着楚云落:“为什么你每次都和哥哥说他要是不动手就让我来,可你一次也没有让我来过?”

她也是水系魔法师啊,可是娘亲却一直很反对她使出水系魔法,甚至还循循善诱让她放弃成为一个魔法师……

“小沫沫……”楚云落的眼里,划过一丝沉重,她抬眸,尔后长叹口气认真不已的说道:“这都是因为习武的女孩子容易嫁不出去,太强悍了,娘还希望你能给我招一个金光灿灿的女婿呢。”

楚小沫对于这一番说辞有些一知半解,原本跑远了的楚小昱又重新折了回来,泪眼婆娑的指控:“天啦!沫沫才五岁!你能不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我和沫沫为什么会摊上你这样一个娘,贪财贪到了无良的地步……”

不意外的,楚小昱可爱的小脑袋上又多了一个包。

入夜,月凉如水。

泡在装满花瓣的木桶里,楚云落惬意闭上眼,屋内隐隐流动的薰衣草香,让人昏昏欲睡。

此刻,雾气萦绕,满头青丝悉数散在脑后,这张脸,犹如雨后新荷般带着出尘脱俗的美感,放在木桶两侧的玉臂上滚动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指尖修长若葱白玉指,有一种让人屏往呼吸的美感。

起身,披好外衫,坐至铜镜前。

细看这张脸,竟是无一丝瑕疵,完美的就像天赐的宠儿,让她没有一丝缺撼,美得如此清灵飘逸,风华无双。

那个骇人之极的胎记,原来只是一个伪装,此刻正静静躺在梳妆台前。

屋外,有一股异常强大的气场正在靠近,修为高深莫测如楚云落,丁点都不曾察觉到此人的靠近,直至窗户上投映出一个剪影,楚云落这才瞬间转身,能够以这种悄无声息连她也发觉不了的方式靠近此处的,也只有他了……

“师傅。”

楚云落恭敬的唤了一声,生下小昱昱与小沫沫之后,她的这位老顽童师傅便出现了,以绝对变态的方式让她从筑基阶层,一路疯狂的晋升至现在这般的强大。

房门被推开来,进来一个黑袍老者,风帽盖住了他大半张脸,看不清楚真实面容,花白的胡须拖得老长,但身形格外高挑,因此显得异常精神。

“丫头,你怎么还是顶着这张脸?”

见到楚云落,老者皱了皱眉头,口吻似是在责备她,以这样的面目示人,是想吓坏他老人家吗?

“下毒的人还没找到,我就告诫示人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好像不太好。而且,让人叫丑女叫习惯了,突然一下大家都管我叫大美人,我会不好意思的……”楚云落美目流盼,露出一丝狡黠:“师傅今日前来,可是来送龙炎草的?”

“见到师傅不先过来请安示好,就只惦记着龙炎草。”老者这样说着,不过听其声音里却丝毫也不恼怒,反而带着一丝心疼。

皆因为楚云落脸上那块难看的胎记是因其中毒所致,此毒性在她生产当日离奇消失,还未高兴片刻,便查出原来毒性透过胎盘竟然转移到了楚小沫的身上……

目前楚小沫的病情在楚云落的调理之下,只需要按月服用她研制出来的玄丹即可,只是制造这玄丹,需要大量的龙炎草,她一年之内搬家六次,为的就是四处搜集龙炎草。

“丫头,”看着楚云落开心不已的将他身上所携带的龙炎草不客气的全部接收,老者的语气里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为师近几年要闭关静心修炼,龙炎草这个事情以后得全靠你自己了,再者,为师也会好好研究研究如何完全的去除小沫沫体内的毒性,趁她现在还小,所受的罪相对也要小一点。”

“嗯,师傅放心,我有秘密武器,找药一事难不到我。”楚云落调皮的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难得流露出天真娇憨的一面。

“就你那只胖虫子?”老者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可置信,随即又轻笑出声,因为楚云落马上护短的开口:“师傅,嘟嘟有翅膀的,也没有很胖。”

简短的交待完这些,老者悄无声息的离去。

楚云落对于这位神秘之极的师傅,一向都敬佩得很,谁让她现在这么绝顶变态的修为,都是出自于他之手呢?

此刻,这个农家小院的高墙之上,立着一个鬼魅般的神秘黑影,静静的看着屋内的一切,身长玉立,双手背立,似在俯看众生,他的脸上,戴着一个精致的银色面具,他的出现,连楚云落的师傅都没有察觉到一星半点,只是现在他所站立的位置,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已凝固,皆因他的存在。

指尖微动,刹那间原来月朗星稀的天际开始风云突变,狂风骤起,将院门给吹得吱吱作响。

“怎么好端端的起风了?”楚云落的声音自屋内不解的传出,尔后,窗户也被重重的关上了。

神秘的面具男紧抿着的唇形此刻有一丝松懈,轻抬手,狂风立刻止住,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于夜色当中……

次日一早

“哥哥,火候不够,你进来加点。”

正在厨房忙着的楚小沫探出圆圆的小脑袋,冲着正爬到树上捉鸟的楚小昱喊道,楚小昱立刻下树,往厨房跑去,同时,又无限哀怨的看了一眼正坐在石桌旁磕瓜子的某人一眼:“后妈……”

让两个天真善良又可爱的孩子在厨房忙进忙出,身为母亲她却在一边闲得发慌,说这不是后妈都不会有人相信。

楚云落云淡风轻的将最后一粒瓜子剥出来扔进嘴里,拍拍双手上沾的壳屑,冲左上方懒洋洋的说道:“这位兄台,你在这儿看也看了大半天了,趴那不累么?”

宁泓烈心下一惊,他的行踪,她竟然一开始就留意到了!

这个女人,她会是哪一阶的高手?

她既已识破,那么他也只好现身。

楚云落抬眸望去,只见一唇红齿白的紫衣男子,身形倾长,眉目涓秀,像一副安静的山水画那般,整个人有一种温文尔雅的美感,正略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从他隐身之处一跃而下。

95分。

在心里对此美男打了个分数,脸上的表情仍然丝毫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