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毒宠小狂后 ›› 第4章:白莲花的未婚夫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毒宠小狂后》 第4章:白莲花的未婚夫

2021-10-08 13:59:44  作者:萱草1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你装什么傻?”俊男厌恶的冷哼一声,“你把莲华郡主打成重伤,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莲花郡主?白莲花?

阮九九脑子一明,突然明白过来,刚才被她一鞭子抽翻的女人,就是这男人口中的莲华郡主,而且貌似这白莲花还和她有亲戚关系,更重要的是,这郡主的名份……

“那你这意思就是替那朵白莲花来打抱不平的喽?要抓本姑娘?”阮九九挑眸直视回去,没半点儿怯意。

男人眸子微眯了一下,他打量了一下阮九九,怎么他突然觉得阮九九不是阮九九呢!

从前的阮九九,孤身一人,又生性懦弱,而且每次看到自己,应该是嫌卑又讨好才是。

怎么眼前这个有一种无赖的即视感?

而且什么白莲花?这是什么词?

“你是谁?”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阮九九双臂一拢,噗哈的一声笑出来:“我说帅哥,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你堵我在深山老林是想干什么?莫非你看本姑娘貌美如花,想要强抢民女?”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不是想装失忆,想蒙混过关!本王告诉你,你别妄想,莲华郡主已经在母后宫中,本王这就是来抓你回去问罪的!”

他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周围的护卫登时向阮九九靠近。

阮九九眸子一眯,抓她?问罪?她眸子一扫,周围这些人,她能对付,但是她现在体力不支,而且对方眼中的杀意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嗯……他的马不错,坐起来应该挺舒服。

眸子一闪,她哼了一声,挑眉:“抓什么抓?我也想和那个白莲花讲讲道理呢!不过我腿受伤了不能走路,你的马给我骑!”

“腿受伤了?”男人压根不信,明明刚才看到她跑得如风,这叫受伤?

阮九九小脸一纠,脸上痛苦之色装得实在是浮夸,可是她“哎呀”一声就坐倒在了地上。

“我是受伤了,难不成你还打算拖我回去?”

男人咬了咬牙,他怎么觉得他面前的是一个无赖泼皮呢?拖她回去,怎么说也不成体统,他哼了一声,伸手:“上来!”

阮九九心中信息告诉他,这男人与她之间关系复杂纠结,所以不会真的绑她回去,所以才会如此试探。

看来,她的试探方向没错。

不过……她可没有和人同骑的打算。

“你下来,我不和你共骑,免得污了本小姐的名声!”

她这样说也不错,这个时代,女子名声应该还是相当重要的。

男人脸色顿时铁青,他降尊纡贵同意她上马,她居然还嫌他污了她?!

“怎么?不愿意?那好,本姑娘我不走了,你要拖就拖吧!”

“你!”男子一张俊脸都绿了,可是面对这个无赖阮九九,他有火没处发!

阮九九斜眸挑眉看着他,唇角微挑,露出一抹任你跳脚抓狂我独自在的笑意。

气死人不偿命!

等阮九九心满意足的坐在俊男的马上之时,她眸子撩了一眼跟在马边气得脸都青了的俊男,得意的轻哼了一声,更气得俊男眼角抽了一下。

她得意一的挑唇,突然口中“驾”的一声,便策马向前狂奔而去。

“阮九九,你敢跑!”

听得身后俊男怒喝连连,阮九九双腿更是用力夹马腹,跑得更快了一些。

耳边风声呼呼,后面的呼喝声低了一些,阮九九立即收起了脸上的笑,开始凝眉思索了起来。

莲华郡主阮清清,是她的堂妹,而她阮九九和阮清清都是孤女,她的父亲是战死沙场的护国将军,皇帝为了告慰英灵,封了她一个郡主的名号。

可是现在顶着郡主名头的却不是她阮九九,而是阮清清!

而身后的俊男,她现在也记起来了,他是当朝皇后之子,皇七子,北冥庭。

当初阮清清抢走的不只是她的郡主名号,还有的就是她的原未婚夫,皇七子北冥庭!

而今天阮清清是要杀她,现在又是北冥庭来“抓”她进宫,那么他们这一对狗男女,是都想要她的命了……

阮九九的眸子越眯越紧。

“阮九九,你不想活了!”

突然一声怒喝在耳边炸响,阮阮一侧头,就看到原先被她甩到后面的北冥庭已经追了上来,脸上杀气腾腾,恨不得吃了她一样。

眼看他一掌就要拍过来,她小脸顿时一冷,手在头发上一摸,也不管摸到了什么,反手用力一甩,接着她就听到北冥庭惨叫了一声。

她这一击当然伤不了北冥庭,不过也够他受的,因为他压根想不到阮九九会这么拼命,而且居然敢这么胆大!

阮九九紧紧的抱着马脖,不管不顾的策马往前冲去。

她骑马冲过城门,冲上城中街道,还没等阮九九理好思绪,便听到了高高低低的议论声。

“看!是阮家大小姐!”

“骑马从城外跑进来,身上还那么脏,她又干了什么?”

“谁知道呢!同姓阮,这阮大小姐怎么就和善良美丽的莲华郡主那么不一样呢?”

“就是啊,阮大小姐这种人就没资格当莲华郡主的姐姐!”

“她压根就不配与郡主相提并并论!”

议论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直白,说的这么无所顾忌,根本是说惯了,也踩惯了阮九九!阮九九脸都黑了!

她果然有名,而且果然名声很差!

脸颊抽抽着,阮九九很蛋疼,她怎么就那么想不通,那个她醒来就一脸狠毒的要抽死的女人美丽还善良?脑海里汹涌过来混乱的记忆,貌似……她的名声会差也是因为那个白莲花。

这些人这么崇敬一个这么狠毒又心计深沉的女人,是眼瞎了还是心瞎了?

她磨了磨牙。

看来她得帮这些人清清目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