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香女:我养的娃都开了挂 ›› 第001章 穿来就送四个娃?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农门香女:我养的娃都开了挂》 第001章 穿来就送四个娃?

2021-10-10 10:41:01  作者:王舞跳舞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精彩节选

“好痛……”

本是熬夜写博士论文的钱素此刻却捂着头从一张土床上醒来。

她保持这个姿势五分钟了,仍旧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可以肯定,她这是魂穿了。而且非常悲催的是,她没有原主的记忆。

“这可怎么搞哦!”

她都不知道该为父母失去她这个宝贝疙瘩难过,还是该为接下来未知的一切恐惧。

总之,她现在心慌的一批。

正在她唉声叹气想办法穿回去的时候,这间土房的门被推开。

入眼一个带着探索目光的黑瘦女孩,看到她后却是露出惊喜的神情。

“大姐,你终于醒了?”

黑瘦女孩连忙跑进来,手法娴熟的探了探钱素的额头,又高兴起来,“烧真的退了,大姐,你饿不饿?渴不渴?我这就去叫二哥过来。”

钱素刚准备说自己又饿又渴,就见小女孩儿一溜烟又跑了。

这孩子……

钱素昏睡四天了,此刻能够醒过来,钱真十分高兴。

她连忙跑去正屋找钱武,钱武正在给两个孩子喂水喝,若是知道大姐醒了,一定也会松一口气。

而躺在床上的钱素等了没一会儿,就听由远及近传来好几声孩童啼哭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钱素的头变得越来越大。

这一家……不会全是小娃娃吧。

门再次被推开,就见钱真抱着一个襁褓,身后跟着的钱武,手上也抱着一个襁褓。

这是什么情况?

钱素只觉得自己快蒙了。

她穿越来的家庭没有大人吗?

孩子的娘呢?原主的父母呢?

“大姐,外甥外甥女饿了,你可以……喂他们吃奶吗?”小男孩儿一脸不情愿的开口。

纳尼?

喂奶?

钱素内心咆哮:我还是个宝宝啊!!!

看到钱素面上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钱武终于忍不住生气了。

“若是你不想要这两个孩子,早些时候也该听我和大嫂的把孩子流掉,是你自己要的,现在又不想养。”

而且因为她还是黄花闺女就怀孕,家里怕她招人闲话,在后来显怀的时候就没再让她出过院子,这几个月来家里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她也完全变成了自己梦想中的“表小姐”样子。

钱武说完这些,看到脸色还有些苍白的钱素,又觉得自己这么苛责一个产妇不好,便哼了一声说道:“即是生了,我们也不说你什么了,但是大姐你自己要想清楚,还未出嫁就生了这两个孩子,于你名声受损不说,我们家也是真的负担不起,你快点想起来孩子的父亲是谁,让他想办法处理吧!”

去年卞沿闹灾,恰巧朝廷征兵,大哥钱绎为了给家里换吃的就去从兵了,而大姐钱素一向不怎么安分,总是跑去隔壁镇找地主姨夫一家,就因为大姐好吃懒做想做表小姐,却不想去年冬月在路上被歹人迫害,等到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五个多月。

大嫂一个人拉扯着一家娃娃蛋蛋,懂事的钱武就更烦他这个好吃懒做的大姐。

此刻看着她那一脸龟裂的表情,他真想自己没有这个大姐。

丢人现眼,简直败坏大哥大嫂的名声。

而此时的钱素只觉的五雷轰顶。

……她穿越来的可是古代!

……古代的女人不是最讲贞操?

……那她怎么还怀孕了?

怎么没把胎儿打掉反而还生下来了?

更扯淡的是……她没有记忆,从哪里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啊!!

钱素不想接受自己已为人母的事实,可是两个婴儿在眼前哭的撕心裂肺,仿佛对她这个娘亲有感应一般,越是离的近了,那哭声就越发让人不忍。

“那……我也不会喂奶啊,要不你们先想想办法?还有大嫂呢?不如让她来喂吧……”

钱素从醒来那一刻起,她就感觉浑身剧痛,看样子应该是原主在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导致晕厥,之前那个小女孩进来也探了她的体温,应该是她生产感染导致死亡了。

于是当代堂堂香协博士钱素,因为熬夜写论文猝死,就这么借尸还魂到同样死亡的原主身上?继承了她的身体!

钱武已经无语了,他黑着脸看着钱素,“昨天大嫂为了给你找吃的,上山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现在生死未卜,你若是还有点良心,就不该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钱武似乎气急了,把襁褓中的孩子往钱素身边的土炕上一放,就转身离去。

留下钱素和钱真以及两个小的傻傻相望,那两个小的还在嗷嗷啼哭。

……

钱素现在赶鸭子上架,她也不是非常冷血之人可以看着两个小孩啼哭而没有反应。

不得已抱起身边的小婴儿,一张有些发青的脸蛋包裹在脏腻的包被里,可能是弱小可怜,钱素抱起她的那一刻内心就生出怜悯之情。

而小婴儿像是和她有感应般,被她抱起来的那一刻已经停止哭泣,即便看的出来小婴儿已经很饿了,但是却仍旧乖巧的只是用嘴四处找吃的。

钱真见状,连忙将自己怀中的婴儿也抱了过去。

“大姐,我这个是哥哥,快让他也凑近点。”

没想到钱真才把小男孩儿放进钱素的怀里,两个小的都停止了啼哭,他们仿佛嗅到了钱素的味道,一直往钱素身上磨蹭。

钱素见状,内心已经强硬不起来。

看着怀里的两个小孩,是哥哥的那个长的刚硬一点,看上去也比另一个要大上半掌长。

而另一个小小的,皮肤也有些青紫,就像是才出生的湿漉漉的小猫崽。

钱素有些好奇:“这是对双胞胎吗?”

钱真错愕片刻,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解释说:“这是对龙凤胎,男孩是哥哥,女孩晚出生一个时辰,也正是这一个时辰的耽搁,大姐你差点就难产死了,最后还是李婆子把手伸进去捞出来的娃娃,不然娃娃和你都没了。”

听着钱真的话,钱素表面一副云淡风轻,但是只有她自己感受的到这幅身体因为这次生产而虚弱至极,恐怕也是因为第二胎难产,才有了她后来感染死亡。

钱素一边哄着怀里的孩子,一边佯装随意的开口:“小妹,这几天来我好像发了高烧,现在脑子也不太灵光,好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你能告诉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