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狼王婿 ›› 第二章 折磨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狼王婿》 第二章 折磨

2021-10-14 11:35:29  作者:火锅底料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第二章 折磨

这时的他,本来打算了结南洲这边的战争之后,就选择回归,可谁曾想突然接到了“囡囡”的求救电话!

任豪回想着刚才“囡囡”在电话那头,绝望的呼救声,他心中的怒气更盛!

同时,伴随着怒气,还有一丝丝的悔意!

“六年前,我还是伤害了你吗?”

任豪痛苦的喃喃自语,泪水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衫。

那年的他,所中之毒,是他特意调制的神经毒药,威力可想而知。

虽然那时他将毒药吐出来后,性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但毒药的残留,有时会令他神志不清,思绪混乱。

任豪回想起来,有一天当他醒来,就发现季萱萱如同哭过一番,问她什么,她也不回答。

现在结合“囡囡”打来的这个电话,才让任豪突然意识到,那时的自己,伤害了那个善良的女孩,而且季萱萱还选择,独自一人生下了孩子!

“任豪!你真是个畜生!”

任豪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令身边的驾驶员更加的紧张,眼睛都不敢乱动一下。

“等我!”

“萱萱,囡囡!等我,你们一定会没事的!”

就在任豪双手抱十,默默祈祷的时候,战地车突然停了下来。

“老大!直升机准备好了,航线也已经沟通好,预计二十分钟,到达大夏边境,请老大登机!”

驾驶员手脚麻利的帮任豪拉开车门,这时的任豪才从悲痛中反应过来,迅速登上直升机!

而他麾下的战士们,也皆尽登上另外的战机。

等到所有人就绪之后,众多直升机便在任豪的怒骂和催促声中,向大夏疾驰而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乘坐在直升机上的任豪用他血红的双眼,焦急的望着地面的风景。

他不时的抬起手腕,看着时间,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但任豪丝毫没有看到有关于大夏边境的一点点的影子。

这让他万分焦急!

一想到他那从未见过的“囡囡”,此时可能在被残忍对待,任豪吃人的心,都涌现出来!

“囡囡,等我,等着爸爸,爸爸马上就到,你一定要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任豪双手合十,放在胸口,虔诚的向不知名的神明祈祷。

同时,他又不停的催促向身边的飞行员催促道:“再过十分钟,我要是还看不到大夏的边境线,耽误了我的大事,你知道后果!”

———————–

江北市,林园区的一处独门别墅内部,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正手持电棍,一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躺倒在地下的女人。

那女人被他们打的浑身是血,惨叫声骇人听闻。

而在女人的不远处,则是有一个大概四五岁样子的小女孩,跪倒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她身边一男人的裤腿,哀求道:

“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叔叔,都是囡囡的错,囡囡不该打电话的!叔叔您就别让他们再打柳香姐姐了!求求您了!”

“别来这套!”囡囡身边的那个男人如同铁了心肠的野兽,一脚将囡囡甩到一边,看着对面被打的浑身是血的柳香,痛恨的说道:“她竟然敢私自把手机给你!今天就是把她打死在这里,也解不了我的气!”

“给我打!给我朝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还有你!小丫头片子,一会儿就轮到你了,别着急,少不了你的!”

“该死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收了钱还不好好办事!”囡囡身边的男人,似乎越说越来气,他冲到柳香身边,上去就是两脚:“就你会发善心是吧!就你有手机是吧!”

“你个又当又立的东西,你想发善心,想让人来救这个小贱货和老贱货,那老子今天就先让你知道知道代价!”

这个被打的女孩,名字叫做柳香,今年大二,是江北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原本她也是系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但奈何老天作祟,她的母亲突然的了慢粒白血病,这一下子就拖垮了她的整个家庭。

而她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在学业之余,四处兼职打工,但奈何这些对于那庞大的药费单来说,只能算是背水车薪。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柳香经人介绍,说有一份工作,待遇还不错,说是照顾一个小姑娘。

要求就是嘴巴要严实,不能将照顾小姑娘期间发生的事,随便乱传,不然全家都要遭殃。

当时已经算是穷途末路的柳香,哪里还想的了那么多,立刻同意了。

可是自从她照顾囡囡这几天来,她看到,囡囡头上被罩着只有狗才会用的嘴笼子,住的是厕所改的地下室,吃的是连猪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食物残渣!

这让柳香非常的不忍心。而经过了解,柳香也知道,这些人抓囡囡过来,也是因为囡囡的妈妈得罪了人。

这些人为了逼囡囡的妈妈就范,才如此对待囡囡。

而在此之前,囡囡的生活,过得其实也并不是很好,家庭的重担全压在她妈妈的身上,而她的妈妈也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

仅靠着为餐馆打工挣的微薄工资,勉强支撑着母女两个的生活。

但囡囡却丝毫没有觉得生活有多困顿,她还笑着和柳香说过,她每天做的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去街边捡别人丢掉的空瓶子,每次都能换来不少钱,而且有时候妈妈会给自己买那种很甜很甜的糖,虽然不是经常能吃到,但每次她都觉得,那些糖,似乎都能甜到她的心里……

有时候,到了晚上,囡囡从地下室,被放出来放风,柳香陪着她时,她总会呆呆的看着东南方向发呆,而且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

柳香曾经因为好奇问过她,说囡囡在看什么呢?

囡囡总会猛地回过神来,一脸骄傲的回答:“我在看爸爸呢!妈妈说了,爸爸这个时候应该在那个方向,也看着囡囡呢!”

柳香则是回上一句话:“爸爸?对呀,你爸爸在哪里?怎么他不来救…不来陪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