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狼王婿 ›› 第六章 震惊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狼王婿》 第六章 震惊

2021-10-14 11:35:29  作者:火锅底料  分类:都市小说  连载中

第六章 震惊

“是!”现在知道厉害关系的秘书,连忙跑进监察室里,去下达司庆的最新命令。

而听到司庆训斥过后的秘书,此时才明白,战狼阁对于大夏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或缺!多么的重要!

“命令传递下去了吗?”

在秘书走进去不久之后,屋外的司庆,又连忙跑了进来,颇为焦急的问道。

“老大,各地已经收到您下达的命令,并表示坚决执行到底!”秘书还想挽回自己在上司眼中的形象,立刻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现在,赶紧给我接通老总的电话!”司庆面色沉寂下来,语气急促。

“接通老总的电话?老大,有这个必要吗?”秘书不解的问道。

“让你打你就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要是老总的秘书接电话,问什么事情,你就告诉他,江北市,出大麻烦了!”

“是!”

在秘书拨打老总办公室的号码时,司庆的思绪却随着漫天的阴云,飘到了江北市的上空。

他呆呆傻傻的看着面前鲜红的地图上,属于江北市的标志旗帜,心中忍不住的瞎想,到底是谁!江北市到底是谁惹到了堂堂战狼阁的阁主!

什么样的人,竟然如此的没有眼力,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

而当司庆又想到即将抵达江北市,属于战狼阁的上万名成员时。

强悍如他,堂堂大夏帝国,普通人高不可攀的存在,都忍不住恐惧起来!

那后果!那结局!简直是不堪设想……

……

在司庆进行着自己无尽遐想的同时,整个世界也都因为战狼阁这次全体人员出动至大夏,做好了各式各样的准备。

有认为是战狼阁阁主在大夏出了事,战狼阁成员前去大夏讨伐的。

打着这些主意的人,就想着战狼阁和大夏两败俱伤,好教他们从中渔翁得利,获得一些必要的好处。

而认为战狼阁所有成员聚集在一起,是准备帮助大夏,进一步扩大大夏在国际上的话语力的。

觉得是这个原因的人,也都尽可能的团结在了一起,以免被两者联手,逐个击破,致使大夏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国际上的组织和国际况且还有这样的反应,那么处在事件中心的江北市,自然也不会掉以轻心。

虽然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情报,得知战狼阁的全体成员,即将到达江北市。

但那种风雨欲来的气势,已经让部分江北市的老大,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更何况,他们也得到匿名的报案,竟然有人敢在朗朗乾坤下,光明正大的杀人分尸!

此时,江北市相关机构,已经在开始研究整个的抓捕过程。

而在大家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各自操控自己的事情的时候。

引起这轩然太波的主人公,任豪。此时正躺在某高档别墅内,接受着医生的治疗。

但治疗还未开始,似乎就陷入了麻烦之中。

因为。

医生带来为任豪进行输液的针头,完全扎不进他表皮的皮肤。

正当医生和天狼焦急不已时,任豪竟然自行悠悠醒转。

“囡囡怎么样了?”

面无血色的任豪,用他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天狼,生怕从他口中,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这位先生,您现在身体的状况并不是很好,请您先好好休息,不要太过于担心其他人!”

天狼还未说话,一旁的女医生就接过了话头,不满的向任豪嘱咐道。

“你是医生?”只觉得自己面前一片恍惚的任豪,根本分辨不清楚自己眼前众人的模样,他只好又问了一遍:“囡囡,我女儿怎么养了?”

“你说的是哪个小女孩是吗?她受了点皮外伤,再加上这段时间,精神压力太大,现在处于昏睡状态。不过,你可别怪我说你,你是怎么当爸爸的?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吃玻璃渣子呢?让她把自己的舌头割的到处都是伤口,还好没伤到舌根的大动脉,不然早就流血流死了!”

这女医生一同数落,就看到,周围的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顿时不明不白。

但是她不明白,有的是人明白。

想想任豪五年间在国际战场,出生入死,一手将战狼阁打造成世界第一的私人组织,何曾敢有人如此教训过他!

“你!找…”天狼眼看任豪受辱,腾的一下,从任豪的身边做起来,却又被任豪生生的按下去:“天狼,不得无礼。”

“这位医生,你说的对,都是我的错,才让囡囡受了这么多委屈,以后不会了。”

女医生被任豪突如其来的保证吓了一跳,讪笑着小声说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先不说这些了医生,咱们先去看看囡囡吧,天狼,来我去囡囡的房间。”

天狼闻言,答应一声,便头前带路。

而在囡囡的房间里。

瘦弱无比的囡囡,很小一只躺在大大的,由白色床单铺盖的大床上。她身上的伤口和污渍已经被清理干净,在她头顶上方,挂着一瓶浦桃糖,正在不断的为她补充营养。

任豪小心翼翼的来到囡囡的身边,轻轻地将她额头上,一缕扎进眼睛里的碎发拨开,就这么看着。

看着囡囡此时恬淡的小脸。

看着囡囡身体上因为伤口而被包扎起来的绷带。

看着囡囡嘴角依旧留下的一丝血迹。

任豪突然哽咽,泪水滑落,滴在洁白的床单上,很快染湿。

“爸爸对不起你。”任豪任由眼泪流下,他温柔的对着睡梦中的囡囡,再次道歉。

许久。

就在众人看着任豪看向囡囡的目光,都快要融化了的时候,任豪挥了挥手,离开了囡囡的房间。

众人紧随其后,一一离开,天狼小心翼翼的在最后,将门合拢,没发出一丝响声。

“先生,您放心吧,您的女儿真的不会有事的,还有,我为我刚才对您的责备,向您道歉。”

一出来,女医生就立刻道歉,因为她从任豪的目光中,读出了自责、读出了愤怒、读出了悲伤、读出了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