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最强重生:慕少的妖娆千金 ›› 第1章 重生坟场悲歌(一)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最强重生:慕少的妖娆千金》 第1章 重生坟场悲歌(一)

2021-05-13 21:49:05  作者:爱尚萍  分类:现代言情  连载中

精彩节选

帝都,清晨。

岳晓彤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户边,满脸微笑的将手中刚刚剪好的喜字贴在窗户上,眉眼之间全是一份柔情。

明日就是她的大婚之日,她终于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新娘,盼着这一刻盼了很久。虽然简朴,但心却无敌的富足。

叮咚,一阵敲门声音撞进了她的耳膜,更带起了一份甜蜜的滋味。

拄着一根拐杖,脚虽然不便,却丝毫不妨碍她的一份好心情。

打开了门,果然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温暖和煦的男人站在门口。他的手中捧着一大把黄菊花,每一朵都开得十分的淡雅饱满,一如现在的心情一样明快欣然。

“星辰哥哥,你总是这么周到,谢谢你。”

接过了花,岳晓彤大眼睛里面的温柔已掠过了一片光泽。

男人走上前,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抬眸就已经望见了窗明几净的玻璃上多了那几枚大大的喜子,“很好看。”

“啊?”

女孩抬头,男人眼底里面的那一份光越加地深厚温情。

“我说你。”

女孩微侧过视线,俏颜眉梢间透出一份不经意暗淡阴影,“再怎么美,都是一个瘸子。”

忽地,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大手轻抚在她的后脑上,温醇的话透进耳窝,“别想了,世上本没有完美无缺,而你就是我心底最好的一个你,无人取代。”

一份温热的湿度瞬间映了晶亮的眼瞳,“谢谢你,星辰哥哥。”

也不知谁靠前,俊脸一低,棱角分明的唇就要落在那花瓣一样的嘴上时……

突然。

“小姐,你当心……”

有人打扰,以至于让在门口温存相依的男女羞涩的撇开脸。

岳晓彤也已经斜睨看到了来者,是已经回归楚家豪门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楚暮雪,以及楚宅的管家楚青。

她清晰地看到了妹妹那绝美无瑕的脸上的那份风华绝代,只不过她的眼睛确实有点黯然失色。因为她的眼色都是灰蒙蒙的,连着眼珠子都是暗灰无光的。

上天像是故意给她们姐妹俩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们都纷纷落下残疾。妹妹的眼瞎是天生,可是她的腿瘸却是因为妹妹……但她从来就没后悔过。

“雪儿!”岳晓彤很快在沈星辰的拥揽下,朝向身形消瘦的楚暮雪走去,“你怎么上来呢?打个电话就好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刚刚你们是在亲吻吗?”

“……”

“抱歉,我什么都没看见。”

楚暮

姐姐说他很好,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她很幸运能够遇到他……

话语里面飘浮着一份淡淡的哀愁,一时间染着空气都显得有些尴尬。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妹妹,我们走吧?”岳晓彤上前一步,轻揽着楚暮雪的肩膀。她能够感到妹妹的柔弱,虽然回归豪门,可是她仍然是需要人呵护备至啊!

“嗯。”楚暮雪带着一份矜持,柔柔浅笑。

脑子里总是在想着,此时,姐姐所说的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到底长得怎么样子?他的眼睛里到底是否真的只有姐姐一人?

要上电梯的那会。

“彤彤,我陪你一起去吧。”

男人的声音温存地响在这片空气中。

“看来姐姐总是最惹人心疼的,片刻的分别,星辰哥哥就舍不得了?”楚暮雪半开玩笑的轻轻说道。

岳晓彤看了眼沈星辰,十分婉转的望着右臂簇拥的菊花,“星辰哥哥,谢谢你的花,可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妹妹陪着母亲说很多很多的话。”

“嗯。那我不打扰你了,好好照顾自己。你回来了给我电话,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岳晓彤愣了下,“是什么?”

“等你回来……再分享。”

而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楚暮雪,脸色却是越来越灰白。

沈星辰目送着姐妹俩离开,那一刻望着那一辆豪车的远去,眼底里面的光芒也渐渐的涣散开去。

天陵墓园的坟头。

姐妹俩相依的站在那坟前,一如往年的那个时候一模一样。除了对母亲的相思,更是对现实的一些感慨。

“姐姐,你明天就要和星辰哥哥结婚了,可是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不知道光说一些祝福的话,姐姐会不会觉得寒酸?”楚暮雪轻幽幽的声音带着一丝阴郁,那绝色的脸庞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明朗。

“妹妹,你怎么会这样说?”岳晓彤看向她,突然间,感觉她心里像是有情绪,可是望着她这一张绝美的脸,她就越来越看不懂她。

只因为自己的大婚,所以,她便触景伤情了吗?

可现在身在豪门的她,若是想要结婚,想必不过有多少困难?毕竟,楚家可是帝都的豪门望族!多少人想去巴结都巴结不来。

楚暮雪看向岳晓彤苦涩地笑了笑,那娇弱的脸上掩饰不住的虚弱,“姐姐,我就快死了。”

这句话就像一阵惊雷击在了岳晓彤的心上,“你说什么?”

楚暮雪紧紧的咬着唇,一手无力地搭在了墓碑上,像是极力忍着此时虐心的痛。一张灰如骷骨的面色苍白得吓人。

岳晓彤已经很快扶住楚暮雪的肩膀,“雪儿雪儿,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可她分明就看到了楚暮雪苍白的脸色比那墓碑的颜色还要凄凉。那手指的关节竟映出了丝丝白骨。让人看着有点毛骨悚然。

“雪儿,你别吓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去之前不是好好的?”岳晓彤突然间有些恐惧。她看到了最亲爱的妹妹脸上渐渐映出的那一份血丝,那像最终夺取她生命的一道催命符。

楚暮雪仍然柔笑着,突然反手抓住了姐姐的手臂,“姐姐,若是八年前,你不冲进那片火海,也许你这腿就不会被着火的横梁压住,你就不会瘸,姐姐,你恨我吗?”

“……”

“姐姐,若是两年前,你没有和我交换身份,把豪门的机会让给我,也许现在,你会过得更幸福,姐姐你恨我吗?”

“……”

她仿佛发自内心的话却让岳晓彤听着无语哽咽,“你快别说了,妹妹,姐姐怎么会恨你?”

看来长久的黑暗真的是吞噬灵魂的恶鬼。她若能看见,该有多好……

“你不恨我?”楚暮雪像是不可思议的一怔,一只纤手紧紧的抓着姐姐的肩膀,走步的脚位微微的靠着墓碑处,让对方的身影遮住自己,如瀑的长发搭住半脸,看不清脸色,“姐姐……可是……我看不见你的表情,你是真的不恨我吗?”

岳晓彤正欲回答。

砰!

一阵气浪夹杂着极强的穿啸声划破这坟场冰冷的空气。

剧痛袭住了胸口!

岳晓彤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立即沾染了一手的血。身体摇摇欲倒,她不可思议的侧过头来望向那开枪的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他就拿着枪对着自己。神经伴着这一分裂,心的剧痛都快要崩断。

她认得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楚氏的一家之长,楚政华!

“为什么?你要杀我?”岳晓彤整个身体都快要倒下去。她使劲的咬住了嘴角。脑子里似乎所有的美好,在这一声枪响时,统统濒临破碎!

那一切就真的如海市蜃楼,瞬间化为泡沫。

这位开枪的中年男人朝她走了过来,炯炯有神的鹰眸里面带满了一份冷酷和绝情,“因为,我要用你的血你的眼你的心来救我的女儿!”

“……”

“因为也只有你,才能救我的女儿。”

男人的狠绝带着一份不能挑衅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