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作精王妃是团宠 ›› 第9章 看戏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作精王妃是团宠》 第9章 看戏

2021-11-25 13:05:27  作者:苏言初  分类:奇幻玄幻  连载中


说着,他摘了一片树叶,抛向空中。
虽随后暗暗用灵力控制树叶落地的方向。
最终树叶落地,叶尖指着东边。
“就走这边吧,有了树叶帮我们指引,一定会有更多的猎物的。”云千重指着东边说。
苏言初嘴角稍稍勾起,嘲讽一笑,这人为了摆脱嫌疑还上演一出叶子随即选择方向吗?
不嫌尴尬?
但她也不揭穿,重新回到马上,朝着他指的那个方向前进。
前进没过多久,他们就被一堆黑衣人包围住了。
这是要安排杀手杀她?然后呢?英雄救美?
苏言初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周围的杀手。
云千重则是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我们?”云千重看着黑衣人问。
黑衣人自然没有回话,只是将长剑刺了过来。
“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动她!”云千重见状,喊了一声,随后又冲着苏言初温柔地说,“言初,你躲在我身后,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苏言初不语,步法启动,远离了云千重两步。
然后她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些黑衣人只攻击云千重,并不会攻击她。
云千重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他拼命朝着攻击他的人使眼色,示意他们去攻击苏言初。
但没有一个杀手理会他的神情,甚至对他出招也愈发凌厉。
因为疲于应对,根本无法关注苏言初的情况,他只能继续喊:“有本事冲我来,别动言初!言初,我来保护你!”
黑衣人听了他的话,嘴角抽了抽。
这真是个傻子,他们有说要伤这一个姑娘吗?
管事可是重点叮嘱,这一位姑娘伤一分,他们提头去见。
他们敢吗?不敢!
苏言初已经踏着步法,离开了打斗现场,来到一颗大树的枝桠上坐下,饶有兴致地观看着底下的打斗。
她觉得有些奇怪,如果说这些黑衣人是云千重安排的,为什么会集中攻击云千重,并且招招招呼他的要害。
如果不是云千重安排的,那为什么云千重还要装模作样,引她走这条路呢?
或者说,这些杀手原本是云千重安排的,但被人釜底抽薪,换了其他自己的人?
苏言初不由得想起昨晚云北寒跟她说,让她不用管,他帮她处理。
所以,这是他安排的?
看到云千重朝着黑衣人挤眉弄眼、想要沟通,但那些黑衣人一副你神经病啊的表情,苏言初忍不住笑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很有可能的。
因此,她看戏的心情,就更好了。
云千重一开始虽然疲于奔命,但还算能应对。
但渐渐的,他就应对不了了。
开始受伤越来越重,甚至开始吐血。
苏言初本来想要等云千重将死的时候再出手救他,保他一命。
但没想到,这些黑衣杀手也没有要杀云千重的意思。
他们将云千重打成重伤之后,就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地跟云千重动手。
云千重身上的伤越来越重,但却依然没有生命危险。
忽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苏言初转头一看,是苏嫣然和苏佑安跑马过来了。
她再将目光转回到黑衣杀手打云千重的地方的时候,看到黑衣人都已经撤离了,只留下倒在血泊之中的云千重。
苏嫣然和苏佑安赶到,发现了重伤的云千重,都大吃一惊。
“千重哥哥!你怎么啦?”苏嫣然扑过去,抱着浑身是血的云千重,大惊失色。
两人没有看到树上的她,所以苏佑安四处找了一下。
“妹妹……你在哪?妹妹……妹妹……”
苏言初本想跳下去,跟苏佑安说他没事。
忽然听到苏嫣然开口说:“四哥哥,你快帮我把殿下带回去医治。不然他要死了。”
“可是……”苏佑安有些犹豫。
如今妹妹下落不明,这一边又是需要立即抢救的云千重,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苏嫣然继续说,嗓音带着哭腔和哀求:“四哥哥,我求求你了,先跟我一起送殿下回去,再带人来一起找姐姐,好不好?那也是我姐姐,我也很担心,你信我,一定会跟你一起找到姐姐的。求求你了,哥哥。”
苏佑安听着苏嫣然的哀求,终究不忍心拒绝,还是答应了苏嫣然。
随后苏佑安就帮着苏嫣然把云千重搬上了马背,然后骑马带着苏佑安的马往回走。
苏嫣然也骑上了马,还把苏言初的马带走了。
苏言初目送两人带着云千重骑马离开后才从树上飞跃而下。
她倒是没有料到,因为苏嫣然撒娇两声,苏佑安就可以丢下自己离开了。
不过,他们找不找她,都无所谓了,把她的马带走了,是什么意思?
但是也没有办法,她只能慢悠悠地往回走了。
她本来觉得,可能要走很久,才能回到京城。
但没想到才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红色的绝色身影策马而来。
她定眼一看,不是云北寒还有谁?
云北寒将马停她身边,声音低沉悦耳:“你骑马回去吧?我可以走路。”
苏言初看着垂眸站在自己面前的俊美少年,虽然每次见到他,他都是一身红袍。
但每次都能给她惊艳的感觉。
对于他要把马让给她这件事,苏言初也有些好奇:“这马不能载两个人吗?你带着我不行吗?”
云北寒抬眸,眼中明亮一闪而过,嗓音喑哑好听:“可以吗?”
和她同乘一骑,他想,可他怕她不愿意。
所以才想着让她骑马,自己走路。
苏言初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他问得是什么,仔细想了一想才明白。
“你怕我不愿意跟你同乘?”她看着他问。
云北寒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苏言初轻笑出声:“真傻!我们现在没有其他选择,你带我吧。”
云北寒听了,翻身上马,随后稍稍身来,将手递到苏言初面前。
苏言初没有犹豫,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好看的手中。
少女的手莹白细腻、柔弱无骨。
云北寒将她的手抓在手里,整个人稍稍僵住了。
不过他愣神了片刻,就稍稍发力,将少女拉上了马背,让她坐在自己身前。
感受到少女温热的躯体贴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云北寒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按捺住了体内的躁动,他才圈着少女,策马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