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无人及你荒谬 ›› 第三章 记得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无人及你荒谬》 第三章 记得

2021-11-25 13:05:40  作者:蓝掉  分类:现代言情  连载中

  第二天下午,沈蒽柔接到了管家伯伯的电话,约在了学校门口见面。

  见了面,管家伯伯拿了一个小袋子给她,说:“这是沈家对你的一点心意。”

  伸过来的是一张银行卡,不用多说,是沈家给她的补偿。

  沈蒽柔硬生生愣在那,浑身发冷,麻木了似的。

  “小姐,你收下吧,太太顺便让我带句话,毕竟多年母女一场,她也希望你能继续完成学业,卡里的钱,足够你完成学业。”

  沈蒽柔没有接,她往后退了两步,很勉强笑了笑:“伯伯,麻烦您替我跟、跟他们说句谢谢,但是我不能收,抱歉。”

  她不是不缺钱,只是不能以这种形式再收下沈家的钱,那这样,她后半辈子都没办法挺起腰杆。

  既然沈家不要她了,彻底撇清关系,她也不会再要沈家一分一厘。

  管家伯伯似乎了解她的性子,含蓄一笑:“小姐,日常生活都是要钱的,你没有钱,太太知道。”

  沈蒽柔还是笑:“我可以自己找兼职做,我也有奖学金,我不能接受,伯伯,谢谢你,我还有课,我先走了。”

  ……

  管家回了沈家,把那张银行卡还给了赵欣夏,并且说:“太太,小姐拒绝了,她不愿意收下这张卡。”

  赵欣夏:“她以后不是沈家小姐了,管家。”

  管家说:“抱歉。”喊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连管家都不习惯如今的沈蒽柔不再是沈家千金。

  “算了,下次不要喊错了,不然雅雅心里会不舒服。”赵欣夏一脸疲惫,“既然沈蒽柔不要了,那就随便她了。她母亲对我们家做的事,我没找她算账,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那个贱人的女儿,我没有责任义务抚养。”

  ……

  没了经济来源,沈蒽柔就想自己找兼职养活自己,她一说要找兼职做,立刻就有热情同学帮忙介绍,很快就收到同学回复,说是帮她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

  有了兼职的收入后,沈蒽柔心里踏实了一些,想着未来的日子也不至于太艰难。

  她乐观的想。

  晚上,室友宋倩组了个局,请了玩的要好的几个朋友去酒吧玩,其中就有沈蒽柔。

  沈蒽柔拒绝了一次,拒绝不了第二次,只能硬着头皮跟宋倩去酒吧。

  这几个人里头,有个男生叫陈禹,一直对沈蒽柔有意思来着,频频对她献殷勤。

  宋倩开玩笑说:“陈禹,你眼里是只有沈蒽柔了?其他漂亮妹妹看不到?”

  沈蒽柔僵硬坐着,背脊停止了,不知道作何反应。

  陈禹看了一眼宋倩,“你别拿我寻开心,我难道没看你?”

  宋倩又看向沈蒽柔,眼神,并不怀好意。

  几个人玩的很高兴,沈蒽柔很努力融入了,可是很难。

  她本来就不是爱玩的性格,也不常来酒吧,从小就乖巧,一点没学坏。

  他们几个突然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其实这游戏很没劲,但是都是年轻男女,这游戏,适合玩套路。于是也就玩起来了。

  宋倩拿着一杯酒,搂着沈蒽柔的肩膀,“蒽柔,怎么不加入我们,多扫兴啊。”

  “沈蒽柔,一起玩。”对面男生也在起哄。

  沈蒽柔只能加入他们的真心话大冒险。

  从宋倩开始,她转到了陈禹,直接问:“你是不是看上了沈蒽柔?”

  沈蒽柔:“……”

  她不敢看对面陈禹,盯着桌子的啤酒瓶看。

  陈禹慢条斯理,靠在沙发背上,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啤的喝了。

  意思就是不想回答。

  接下来又转转转,到陈禹,他转到了沈蒽柔,边上的人立刻很大声起哄,陈禹也在笑,说:“你选哪一样?放心,我不会难为你。”

  其实选哪一样都是坑,她不相信陈禹,又不能不选,于是心一横,说:“真心话吧。”

  反正说句话而已,不会死。

  陈禹半开玩笑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暧昧的氛围一下子点燃,宋倩皮笑肉不笑盯着沈蒽柔看。

  她说:“没有。”

  “……”

  陈禹点了点头,说:“那到你了。”

  沈蒽柔转到了宋倩,宋倩直接喝了一杯,不做选择。

  沈蒽柔待久了,就想出去透透气,宋倩也跟着走了出来,跟她一块去洗手间。

  在洗手的时候,宋倩一边补妆一边问:“看样子陈禹是看上你了,你不喜欢他?”

  沈蒽柔:“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啊,你没看出来吗,陈禹一晚上都在看你,这么明目张胆,瞎子都看出来了。”

  沈蒽柔不想谈论感情,何况,她眼下的处境哪里时间和功夫谈恋爱。

  宋倩抿了抿唇,高深莫测看了她一眼,“走吧,回去了。”

  “恩。”

  ……

  回包间路上,沈蒽柔心不在焉的,走的慢,落在后头,宋倩走在最前面。

  陈禹也走了出来,远远看到了沈蒽柔,他和宋倩打了声招呼,就朝沈蒽柔那走,挡在她跟前,说:“蒽柔,跟你说件事。”

  而宋倩停下来看着他们俩站一块,面无表情盯着看。

  沈蒽柔问:“什么事?”

  “这里不方便聊,我们去安静的地方聊聊。”

  沈蒽柔想起刚才宋倩在洗手间说的话,下意识不愿意和他独处:“有什么事不能在这说吗?”

  陈禹喝了点酒,上了头,脸颊都红了,他一晚上都在找机会跟她说说话,明显的连宋倩都看出来了,就她没明白,真是有够迟钝的。

  陈禹醉意上头,唐突握住她的手,拉她往外走。

  沈蒽柔被拽疼了手腕,她再三拒绝,喊他名字,他都不听。

  “陈禹,你先放手!”

  陈禹哪能听进去,酒精上头,就想单独和她聊聊。

  而宋倩就在边上看着,冷眼旁观。

  沈蒽柔害怕起来,连忙喊宋倩帮帮她,但是宋倩没理会,假装在打电话,背过身去。

  沈蒽柔惊慌失措,手指抓着门框,“你冷静点,陈禹,你喝醉了!”

  陈禹说没有,见她抗拒,有些生气。

  忽然间有个男人走了过来,上前拽住了陈禹的胳膊,手上用了劲,陈禹疼的松了手,往后栽了几步。

  沈蒽柔心跳如雷,抬头看着眼前个子高大的男人,下意识就躲在他身后。

  男人回头看了她,目光划过她分润泛红的脸颊,顿了顿,表情漠然,视线往下,看到她握着手腕,似乎红了,他问,“受伤了?”

  沈蒽柔还没缓过神来,“没事没事。”只是被攥红了。

  陈禹是真喝醉了,扶着墙勉强站稳,目光越过男人,落在沈蒽柔脸上,他想过来解释,男人扫他一眼,不怒自威:“你还是先去醒酒吧,她已经被你吓到了。”

  陈禹意识是清醒的,但是控制不住。

  男人低头看受到惊吓的沈蒽柔,他的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五官硬朗英俊,他顿了几秒,低声跟她说:“还记得我么?”

  视线回笼,渐渐的,她想起他是谁了。

  ……

  沈蒽柔听说过易淮先的名号的,更别说他差点成了她的未婚夫,现在跟他在这么窘迫的局面下见面,她感觉挺失礼的,非常不好意思。

  不过他救了她,她很感激。

  易淮先把她带到自己的包间了,进了包间,他随手指了个方向,慵懒道:“随便坐,不用拘谨。”

  沈蒽柔哪能不拘谨,紧张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