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都市缥缈邪医
都市缥缈邪医

都市缥缈邪医宁凡-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离婚,传承 “宁凡!你手断了?我的衣服还没洗好!” 听到丈母娘的话,刚打完电话,脸色苍白的宁…
更新到:第7章 萧风铃的纠缠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21:14: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离婚,传承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2章 救母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3章 重伤之人,吊命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4章 事故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5章 哀求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6章 狗眼看人低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第7章 萧风铃的纠缠 更新时间:2021-06-10 21:14:4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离婚,传承

“宁凡!你手断了?我的衣服还没洗好!”

听到丈母娘的话,刚打完电话,脸色苍白的宁凡走进来,犹豫的看着王梅道,“妈,我想给你借…”

“废啥话,赶紧给我弄!弄不完别吃饭了!”王梅无视宁凡的话,冷哼一声。

“可是…哎,好的!”宁凡张了张嘴,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没用的东西,只会做这些,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只见一个高挑美女从门外里走进,微微瞥了一眼宁凡,冷哼一声。

“小艳,你回来了,在公司累坏了吧。
”说着,王梅转身指着宁凡,冷声道:“废物,没看到小艳回来了嘛?赶紧去做饭!”

宁凡不敢多言,听从命令,中午,张凤艳母女在饭桌吃饭,而宁凡蹲在角落,吃着早上的剩菜剩饭。

宁凡看着上位的张凤艳,犹豫许久道:“小艳,我…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张凤艳微微皱眉,不耐烦道。

“我…我想向你借两万块钱,我母亲现在病重,恐怕坚持不过两天了!急需两万,你放心,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还你。


“你说啥?又借钱!?你做梦!”王梅嘭的一声将碗砸在桌子上,“你都借了我张家多少钱了!?真当我家钱大风刮来的啊!借钱,做梦去吧!至于你家那个残废,死了正好!活着就是一个拖累!”

宁凡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然马上掩盖下去。

“妈说的不错,而且这就是你借钱的态度?”张凤艳眼神斜视,语气默然。

“妈,小艳,我求求你们了,我妈真的需要这笔钱,我给你们跪下了!”宁凡眼神坚定,一下跪在地上。

“借钱也不是不行。
”忽然,王梅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将自己啃完的丢地上的鸡骨头踢在宁凡面前,冷笑道:“只要你吃了些鸡骨头,我就给你钱!”

宁凡没有犹豫,急切道:“妈!我只要吃了些鸡骨头,你真的能给我钱?”

王梅闻言,冷笑道:“宁凡,注意你的身份,说好听点你是入赘我张家,说难听点,你不过是我李家养的一条狗而已,想要钱,就得听主子话!”

宁凡忍下屈辱,拿起地上的骨头,放在l嘴里,咬出一阵崩碎声。

“真看不出来,这废物是吃这种东西的料。
”张凤艳两母女在一旁看戏笑道。

很快,骨头全部被宁凡吞进肚子,宁凡小心询问道:“妈…吃完了,这两万钱…”

王梅道:“什么两万?什么骨头?你在说什么?小艳,你知道吗?”

张凤艳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在说啥。


“碰!”

宁凡跪在地上,握紧的拳头猛的拍在地上,这两母女,欺人太甚,多年的屈辱涌上心头!

王梅被吓一跳,看着宁凡渗人的表情,吓了一跳,“你…你要做什么!你个废物想翻天了!咋的,还想打我!?你要敢碰我,这钱你就别想得到!这张家也容不下你!”

张凤艳也吓一跳,站起来一巴掌打在宁凡脸上,怒道“宁凡,你好大的胆子,你要是敢动我妈,今天就离婚!”

“离就离,既然张家容不下我,我离开便是!”宁凡捂了捂脸,冷冷的看了一眼张凤艳母女,起身离去。

“滚!走了更好!你妈也就等死吧!什么垃圾玩意!”王梅看着宁凡背影,大骂一声。

宁凡离开张家就连忙打了一辆车前往中心医院,母亲还在里面躺着,被诊断为病危植物人,只有两日,明天必须想办法筹钱手术续命。

刚到病房,宁凡便被眼前一幕激怒,只见两个护士正在撤离自己母亲的病床!

宁凡冲上去,怒吼道:“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这样做!”

两个护士一惊,看清楚宁凡的面孔后,开口道,“刘主任通知的,这病床期限到了!”

“刘仁强?你个混蛋!你等着!”宁凡大怒,刘仁强是张凤艳的追求者,知道自己存在后,一直和自己不对付!

刚冲出大门,就碰见刘仁强正在对一个女医生献媚,女医生宁凡认识,这医院的一朵花,秦子涵主任!不过宁凡哪里在意什么秦子涵,顿时冲上去大吼一声。

“刘仁强!”

刘仁强大怒,正想骂是谁这么看不懂情况,抬起头就看见门口的宁凡,顿时一愣,“你这废物竟然来了!”

“你凭什么有权利撤离我母亲的病床,我母亲的病床明明还有两天才到期!”宁凡对刘仁强怒目而视。

刘仁强一愣,随后嘲弄道:“有什么权利?就凭我是主任!而且你觉得你有钱续约吗?更何况,你母亲也活不过两天了,在这占据病床,浪费而已!”

“好大一个主任,我到是要去院长那看看,你这主任究竟有多大官威!”宁凡大怒!

“这是怎么回事!?”秦子涵皱眉看向刘仁强!

刘仁强一愣,忘记秦子涵还在一旁,刚想说话,宁凡就打断了自己,将事情说了出来。

“好个刘主任!在医院,就是病人,你怎能擅用权力!赶紧让病人回来!”秦子涵闻言,瞬间大怒,要是这样做,谁还敢来中心医院看病!?

生怕事情闹大,刘仁强连忙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说着连忙前去安排!

重新拿下病房,秦子涵检查了一下宁凡母亲沈梦的情况后,摇了摇头,离开了病房。

刘仁强走在后面,冷冷看了一眼宁凡,“宁凡,今天算你运气好!下次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

宁凡无视了刘仁强的威胁,坐在病床旁,看着沈梦,眼中有些许泪水,难道就真的看着母亲就这样离自己而去?

不!他不能够失去母亲,自幼他就只有母亲这一个亲人,要是母亲也离去,他如何独活!?

不知过了多久,宁凡就这样看在病床旁睡了过去。

睡梦中,宁凡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化为一紫衣人,一脸妖异,左手手握金针医书,右手握妖异长剑。

开始他悬壶济世,天下没有他治不好的病,随手一挥,天下膜拜!

然而下一刻,在他背后却是尸山血海!杀人无数!

一念救人,一念杀人,这究竟是恶魔,还是医者!?

不知多少年后,空中响起天音:“吾名乱古,尔为吾传人,医道缥缈,切记从心!”

话音一落,人醒梦碎!

宁凡渐渐睁开眼睛,三无数的记忆不停涌入宁凡脑海,引起剧烈疼痛。

“乱古…医者…魔头……”

宁凡只是感觉脑袋一阵疼痛,金针,医术,丹药!甚至一部功法!慢慢呈现在宁凡脑海。

如果不是这一切真正的出现在自己脑海之中,宁凡都不敢相信,在梦中的无数年,脑海中的记忆他可谓是无比熟悉,随手拈来。

运转着记忆中的功法,阵阵清爽缓解了就这样休息的酸痛感和疲劳,宁凡眼中精芒爆射,“母亲有救了!有救了!”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