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道异魂传
仙道异魂传

仙道异魂传陈锐大人-著

2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轮回 十二岁的陈空今晚游荡在这山中,他明白像他这样羸弱的少年。只要遇到一头饿狼,一个厉鬼,性…
更新到:第五章 暗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06 12:15:0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轮回 更新时间:2021-12-06 12:15:00
第二章 异客 更新时间:2021-12-06 12:15:00
第三章 约定 更新时间:2021-12-06 12:15:00
第四章 火焰 更新时间:2021-12-06 12:15:00
第五章 暗处 更新时间:2021-12-06 12:15:0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轮回

十二岁的陈空今晚游荡在这山中,他明白像他这样羸弱的少年。只要遇到一头饿狼,一个厉鬼,性命可能就荡然无存。但他身体的本能还是驱使他跑到这山上:那便是饥饿。

大半年前,父亲没有半点迹象突然就消失了。陈空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就过世了,他们父子一直相依为命的过日子。以前日子虽然过的很是清苦,但至少还有亲人相互依靠,

父亲走后,村里的人开始议论起来了。

几个长舌妇绘声绘色的谈论着:无非就是日子太苦了,家里女人又早死了,这汉子肯定受不了那忙前忙后的日子。长得倒是牛高马大的,指不定攀上了别处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了,就把儿子也抛下了。

几个村妇说的唾沫齐飞,但那神情倒不见半分怜悯之色,反而是一副幸灾乐祸眉飞色舞的神情。陈空对于那些闲言碎语,只能置之不理。

父亲之前与村里人并没有太多交集。倒是与一个叫齐半成的人相谈甚欢。只是陈空一直不想麻烦他人,更多时候,陈空会跑到村里其他人家里,帮忙干干农活,换取些粮食。

傍晚时分因为想要逮住一只受伤的野鸡,陈空在山上追了半天,没想到最后还是空手而回,此时此刻,他身困力乏,肚子也更饿了。

累了半天的陈空,依靠在一棵大树旁,不知不觉中,沉睡了过去。也许是太过疲惫,陈空早已忘记了危险,睡得格外香甜。

迷迷糊糊中,陈空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眼前,升起了厚重的浓雾。这些浓雾随着微风轻轻飘荡,渐渐地,陈空发现这些浓雾正在不断凝聚着,没过多久,浓雾聚化成一个老人的外形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见那老人身材矮小枯瘦,像山羊似的胡子倒垂在下巴,两颗眼珠目光锐利。

陈空还沉浸在甜睡中半梦半醒,对于眼前这个怪老人似乎并未有任何感觉。

但那怪老人此刻却露出了着急的神色,不断呼唤道:“空儿!空儿!快醒醒!”

陈空听到那素不相识老人竟然叫唤起了自己的名字,登时惊异万分,很快就睁开眼来。

“这位老人家,请问您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陈空好奇地问道,“您找我又有何事?”

“闲话我们以后再叙,现在我要告诉你的事关系到你的生死,”那怪老人说道,“你要快点离开麻步岭!今晚就动身!”

“为什么我要离开这里,”陈空不解道。

“你再不走,他们就要来杀死你了!”怪老人焦急的说道。

“谁?谁要杀我?”陈空诧异的问道

“也许是七曜同盟的人,也许是魔教的人。都有可能,”怪老人说道

“七曜同盟?我父亲正是七曜同盟旗下灵羽教的弟子,他们怎么会杀我。”陈空似乎感到难以相信。

“你还是不相信我,实话告诉你,你的父亲,已经永远不在人世了。”怪老人哀叹地说道。

“什么,我父亲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仿佛是晴天霹雳,陈空瞬间就失去了神色。

“这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总之此事与七曜同盟和魔教关系密切,”怪老人道,“事到如今,你已经成为了七曜同盟和魔教的眼中钉,他们都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怎么会这样,我父亲怎么会死?”陈空这时才稍微回过神来,悲痛迅速像浪涛那样涌现,仿佛将他的心也撕碎。

“空儿,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了,”怪老人道,“保命要紧,一切从长计议,你必须先赶快逃走。”

“好的,谢谢老前辈你的提醒。”突然传来父亲的死讯,陈空感觉仿佛生活彻底失去了希望,只是有气无力地应道。

“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你现在正是许多人的眼中钉,不要相信任何人,”怪老人郑重地叮嘱道。

忽然,那老人的身影在迅速地变得稀薄,原本清晰的身影犹如薄雾般缥缈。

“空儿,你要好好保重,很多事我们只能以后再说,”那老人郑重地说道:“希望我们能有再见面的一天,记住,保命要紧。”

话刚说完,怪老人就像云雾被风吹散般彻底消失不见。

陈空猛地睁开双眼,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依旧还在山中的树林里。

“刚才那是做梦,”陈空暗自说道,但刚才那些感觉是如此真切。

陈空多么希望刚才那老人说的都是假的,因为这也意味着,父亲死去的消息也是假的。一想到这,陈空心中就是一阵巨疼。

父亲真的死了吗,如果那老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也意味着将有人前来追杀自己。

但父亲是怎么死的?自己至亲之人的父亲到底是怎么就永远离开人世的?

一个强烈的念头骤然从陈空心头涌现,无论父亲离开人世的消息是真是假,我必须活着才能继续查清楚!

如果真的有人前来追杀自己,无论是七曜同盟,还是魔教,自己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我必须活着,我必须逃离这里,陈空终于下定了决心。

“但现在我身无一文,能逃到哪里去,”陈空虽然年幼,但贫困的生活早已让他学会了思前想后。

对了,家里的木柜后面,我还藏有攒下的二十文钱,我还可以拿下父亲留下的铁剑防身。陈空打定了注意,随后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陈空一路小跑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哀痛,惊恐,紧张,此刻五味杂陈地倾倒在他心窝。

渐渐地,陈空已经可以看到村子里油灯的光亮,他的家在村子的最外缘,刚好在山脚下,傍边的几处人家都离的较远,父亲独好清幽,所以一开始便和娘亲将屋子建在那。

屋前那棵大槐树出现在陈空眼前

这棵大槐树是屋子建好前便有的,其实倒不如说父亲是故意把屋子建在这颗槐树附近,具体是否如此,他并没有提及。

可惜父亲和娘亲没能做成他们的神仙眷侣,他们也可能永远没机会看到他们的儿孙满堂。

想到这里,陈空不禁黯然神伤,呆呆地站在不远处看着那棵槐树。此时此景皆在,可惜斯人已不存。陈空正望着那棵槐树兀自沉思。

突然,他却觉得有一丝异样。在屋前的槐树下似乎有一团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鬼东西?该不是,要追杀我的人暗设的埋伏?”陈空心中有百般疑问。

“不会这么快就赶到吧,就算要杀我,我只是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黄毛小子,有必要这么多费周折吗?不管了!先过去看看。”陈空心中暗自说道。也没再想太多,当即快步就向前走去。

但走的越近,陈空就越是感到一种诡异的气氛。

槐树的四周在月光的照耀下,依稀可见几摊显眼的血迹,散发出一阵血腥味,一些像肠子,内脏的残块散落旁边。

地上的泥土显示出了一片混乱的挣扎痕迹。陈空心中不禁出现一阵恐惧,但事到如今,已是骑虎难下,落荒而逃已是太晚了,无论怎样,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那乱动着的东西就在树下,陈空壮着胆走过去,只见地上那处乃一团黑棉衣,仿佛是一个女人的外衣,似乎里面包裹着什么东西。

陈空蹲下正欲查看,突然,一双小手从那团衣服里面猛地伸了出来。

“里面难不成还包着一个人?”陈空脑子一热,也不没多想有何危险,弯下腰把棉布就是一揭。

只见一个婴儿端端正正地包裹在其中。

“我的小祖宗,这可是谁家的孩子,差点没把我吓死了,”陈空看到是个婴儿,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叫道。

那婴儿像是刚出生,也不哭不闹,只是眨巴着眼睛看着陈空,还伸着双手,似乎求他抱抱。

陈空怜惜的抱起那婴儿,仔细地端详起来。浓浓的眉毛,一堆乌黑的眼仁闪烁发光。陈空不禁叹道:“好俊的小孩!”

“不过你怎地不哭啊,静生生的刚才可把我吓坏了,该不会是哑巴吧,”说完陈空往那婴儿的小脸捏了一下

那婴儿像是觉得疼,马上呀呀的大声叫了起来。

“唉,还好不是哑的,”陈空欣慰的说道,说罢又看了看四周,只是这荒郊野地,再也找不到其他人留下的痕迹。

陈空又抱着孩子,自己小心地观察了地面,树下四周散落的应该是生产时流出的血液和胎盘,

只是那人为何跑到这槐树下生产?而且生下个好端端的大胖孩子,怎地就不要了?陈空疑问重生。

那婴儿在陈空的怀中躺着格外舒服,没过多久便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大半夜的,总不能把这小孩子扔在一旁不管吧,”陈空心中暗道:“还是把这孩子抱进屋子安顿下,以后再做打算吧。”

陈空小心翼翼地抱着那婴儿向屋里跑去,同时忍不住再次回头向那槐树望去,心中纳闷道:到底是什么人把这婴儿遗弃在这里的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