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极品刁仙
极品刁仙

极品刁仙素衣携白首-著

2人在追
精彩节选 受辱 穷山恶水出刁民。 南荒,中央大世界,蛮夷之地,九黎遗族,民风彪悍,动辄杀人越货,战斗不休,盛世…
更新到:鹤蚌相争,渔人得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07 14:20:5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受辱 更新时间:2021-12-07 14:20:51
胜利 更新时间:2021-12-07 14:20:51
震动命泉 更新时间:2021-12-07 14:20:51
神魔血精丹 更新时间:2021-12-07 14:20:51
鹤蚌相争,渔人得利 更新时间:2021-12-07 14:20:51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受辱

穷山恶水出刁民。

南荒,中央大世界,蛮夷之地,九黎遗族,民风彪悍,动辄杀人越货,战斗不休,盛世王朝,万古人皇,也治理不了这儿。

有天大的案子逃到南荒,就可以避开中央皇朝的刑责。

哼哈!

在南荒之处一座凶恶小山寨的练武场,大群少年在那儿挥拳练武,气贯长虹,血气冲天,震慑猛兽。而在练武场一个旮旯角落,一个身体单薄的清瘦少年,独自一人练功,势动若蛤蟆,口喷哼哈二气,震动自己血肉,搬运血气,清秀脸颊涨红,红潮如霞。

这是中央大世界,通俗搬运血气的法门——金蟾钓气。

学以金蟾,吞精服液,壮大血气,淬炼肉身。

咕噜。

清瘦少年小嘴鼓起如鼓风,又咽下气,完成金蟾钓气。

噗嗤。

而气息咽下,清瘦少年忍不住身体一晃,喷出一抹血渍,气色萎靡不顿,小脸一白。

“嘻嘻。”在少年耳朵边响起嬉笑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美艳不可方物,小嘴一撅,鼓掌而笑:“天下修炼,无不从搬运血气为始,血气是修炼的根本。孟星河,你十岁打开命泉,推动血气,十二岁修得神力,十五岁修为不进反退,而今你十八了,却连金蟾钓气搬运血气,洗涮杂质也办不到。命泉都要枯萎了,你还有何颜面呆在连云寨,我连云寨可从不收废人。”

连云寨是中央皇朝天朝遗民,不堪战乱或者做了什么违法事情,亡命于此,创立的山寨,立足南荒,武运昌隆,以武为尊。

孟星河收了金蟾钓气功架,听到嬉笑,也不动恼,眼神有着少年的朝气,中年的睿智,老年的从容:“季紫嫣,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

“放肆。”在季紫嫣身边,一个白皙男子尖声呵斥道:“孟星河,想当初你们父子怎样流落连云寨,为我们寨子收留?你父亲死后,也是寨子供养你,才让你能在南荒留得一条小命,居然不知恩图报,还胆敢对少寨主无礼。”

“我可没有给人当奴才的习惯,连云寨同舟共济,旨在共荣共辱,扎根南荒,为我等远走他乡的开辟一方生存空间,可不是给什么季家当奴才的。”孟星河讥笑:“你洛少卿有兴趣卑躬屈膝,在季紫嫣裙底下打转,偏生我腿骨硬得很,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孟星河。”他一拂袖,流云舒卷,大踏步宛如流星,飒爽而去。

而一个雄壮男子拦住去路:“孟星河,你好大的胆子,胆敢辱及我等。今天,你不跪下道歉,我姜明岂能容你。”

“连云寨禁止私斗,姜明你想要触犯寨子的规矩不成?”孟星河一皱眉,冷声道。

“嘻嘻。”季紫嫣眼珠子咕噜一转:“我等岂敢违背寨子的规矩,不过看到孟兄练功,心痒难耐,准备切磋一番。在连云寨,同门之间切磋一下,自然不为过。”

姜明目光一亮,如听天音,奉若圣旨:“是极,是极,孟星河,你我正好切磋一番,我倒要看一看,你这连云寨过气的天才,现在还有几分实力。”

“不错。”洛少卿也不废话,一步踏出。

孟星河眉间深锁:“季紫嫣,你这是何意?”

“看拳。”姜明身体壮硕,修炼莽牛劲,血气如牛,劲力透背:“牛魔透骨拳。”

孟星河以小挪移法,避开他的拳头。

“好滑溜。”姜明兴起,牛魔透骨拳如流星,乱石飞溅,一拳命中,骨断筋裂。

孟星河见他下手不容情,气愤不已,以步伐挪移,以神御之,神而明之,观看他发力技巧,堪堪避过拳法,而心神血气亏空,气喘吁吁,耳鸣目眩,身体疲乏。

“好,我也来,般若劲。”洛少卿见到姜明拿不下孟星河,大吼一声,扑身上来,状若猛虎,身形带风:“虎魔风拳。”

洛少卿一拳,引动血气,掀起来一股烈风,猛烈无匹。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步步紧逼,招招夺人性命。

碰!孟星河一不小心,脚下一软,被姜明一拳打出去,撞击在树上。

“好呀,好呀。”季紫嫣雀跃的鼓掌,幸灾乐祸:“明哥这一拳漂亮。嘻嘻,孟星河,只要你跪下求饶,我就饶了你。”

姜明闻言,笑得眼睛都没边了。

而洛少卿又是一拳打来,打断了树木。

季紫嫣在一旁,不是拍手称好,就是煽风点火,惟恐天下不乱。小小年纪,就将自己的美色,发挥到了极致。赞扬得让这两个傻瓜,为她生,为她死,让他们两人甘心为她驱使。

孟星河闪过一抹厉色,猛地一瞪季紫嫣,如同洪水猛兽:“好,好得很。想要下跪?我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这个废物还敢瞪我?”季紫嫣吓得后退一步,小脸涨红,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勃然大怒:“明哥,少卿哥哥,你们可要帮我好好的教训他。”

“好。”两个少年闻言,下手越发激烈。

“再不住手,不要怪我不客气。”孟星河冷眉一挑。

“少废话。”姜明不屑一顾:“你还以为你是当年天才?对我等不屑,今儿个就是要你尝尝我的厉害。牛魔顶角。”

姜明以偌大的身体为牛躯,以头为牛角,向着孟星河顶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