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从六岁开始收尸
我从六岁开始收尸

我从六岁开始收尸一根大棒槌-著

41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收尸人爷孙 唐国,西山关外。 夕阳余晖穿透浓厚的血雾,照在层层叠叠的尸体上。 大战之后战场,…
更新到:第5章 没落鸟群袭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13 21:49:2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收尸人爷孙 更新时间:2021-05-13 21:49:22
第2章 浓郁的皇气 更新时间:2021-05-13 21:49:22
第3章 天赋 更新时间:2021-05-13 21:49:22
第4章 小虎,咋就你拉胯了呢 更新时间:2021-05-13 21:49:22
第5章 没落鸟群袭来 更新时间:2021-05-13 21:49:2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收尸人爷孙

唐国,西山关外。

夕阳余晖穿透浓厚的血雾,照在层层叠叠的尸体上。

大战之后战场,散发出尸体腐烂的恶臭味,苍蝇和蛆虫来来往往,分食着地上的无数尸体。

粘稠的血液将不足两百米长的战壕填平,在两侧尚有不少还在汩汩流血的死尸。

血流沿着战壕一路向西,直到完全洇入红色的泥土中。

战场寂静无声,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大地。

死寂、死寂,唯有无穷的死寂。

没有一点儿生机与活力。

此时。

一位老人牵着孩童,从远处朝血腥战场走来。

“言儿,在收尸之前先拜上一拜,然后才能取他们身上的物件。”

孩童稚嫩,小脸肉乎乎的,牵着老人干枯的手掌,费神地抬起头。

“爷爷,为什么要拜他们?拜死人做什么?”

老人揉了揉孩童头顶上绒毛,笑道:“因为他们是为唐国而死,而我们都是唐国子民。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你说,该不该拜一拜?”

孩童不是很理解这番话,明亮的眸子中露出疑惑。

但爷爷说的肯定没错,拜一拜也无妨。

孩童笨拙的将袍摆撩起,系在腰间,见周围都是血糊糊的尸体、以及血染的土壤,很难找到一块平整干净、适合跪拜的地方。

孩童瞪大着眼睛,也不畏惧周围死相狰狞的无数尸体。

走到战壕前,才发现一块平整且干净的地面。

说干净倒不尽然,只是那块地面上血迹少些罢了。

孩童走过去,朝四面八方连续鞠躬,而后双膝弯曲,径直跪了下去。

膝盖触底刹那,孩童“呀”地一声,整个人向前倾匍。

身后老者见状,抬脚轻点地面,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射过来。

恰在此时,原本应该五体投地的孩童突然反向弹起,小小的身躯前后摆动数次才惊魂未定地停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还没有回过神来。

老者眉头紧皱,一把拉过孩童,盯着孩童此前要跪的那块空地。

只见那块地面抖动下无数血凝的土块,露出下面白灿灿的铠甲。

老者面色悚然,拉着孩童急忙后退到远处。

随着覆盖在铠甲上的地面裂开,血土块四处飞溅。

一道人影从泥土中缓缓站了起来,背对着老人与孩童。

此人身材魁梧雄伟,目光坚毅有神,棱角分明的脸颊线条如刀削般凌厉。

胸前铠甲碎裂大半,身上沾染着血色泥土。

肩膀上,还斜插着断刃。

他抬手拔出断刃,鲜血狂飙。

“三千兄弟战死,为什么我还活着?”

悲怆而嘶哑的声音,充满着绝望与凄切。

“爷爷?”

孩童神色畏惧,紧拽着老人手掌躲到身后。

“言儿不怕,他是我们唐国的战士。”

“唐国?唐国?哈哈哈哈,我们三千兄弟为唐国抛头颅、洒热血,结果换来的是全军覆没,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欺骗。”

那名战士霍地转过身,如狼的眼睛死死盯着老人。

目光微斜,直勾勾的望向他身后。

“秦将军,三军可赴死,但不能枉死。”

“啪”

年轻士兵一掌拍在自身铠甲上,铠甲碎裂成无数碎片,散落一地,露出健壮结实的身材与肌肉。

老人抬头望去,惊讶失声道:“你是秦家军的士兵?秦起的部下?”

年轻士兵哑然苦笑,泪水从眼底滚落。

“秦家军?我们秦家军为唐国守江山、为万民护社稷,结果却换来这样结果,我秦殇有何颜面回去面对秦将军和兄弟们。”

秦殇深深吸了口气,望着手中的断刃,郎朗说道:“老丈,小子秦家军秦殇。今日战败,自愧无颜面对秦将军、面对军中无数兄弟。今留一绝笔,烦劳老丈前往秦家军营,交给秦起将军。”

言罢,秦殇脱下血染的白色衬衣,平铺在地。

随即以断刃割破手指,留下血书。

孩童眼神讪讪地望着秦殇,问道:“爷爷,他在做什么?”

老人家痛心的哀叹一声,揽着孩童道:“他在求死。言儿,任何时候都不要寻死。哪怕失败,但只要人还活着,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走吧,我们去收尸,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老者深深看了眼一边泣泪、一边写着血书的秦殇,带着孩童从他身边走过,进入战壕中搜索地上的尸体。

这一战极为惨烈。

为了阻击叛军攻打西山关,三千唐国士兵全部阵亡。

而此处还不是主战场,只是战场一隅。

老者名楚叟,孩童是他孙儿楚言。

他们是唐国人氏,却非西山关人氏。

楚言的记忆中,他与爷爷一直在流浪,从未有过安定的生活。

在任何地方,都不曾停歇过三个月以上。

稚嫩的楚言曾问过爷爷为何如此。

楚叟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笑着说道:“乱世之中,停下来就意味着死亡,太危险。”

来到这里,是听闻西山关外大战将起,届时必将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死人除了一具身体要归土,其他东西都将无主。

楚叟便带着楚言穿梭在各处战场中,待战斗结束后进入、搜刮尸体身上遗物,拿去变卖用来维持生计。

一老一小动作不疾不徐,躬身弯腰从一具具尸体旁边走过,或蹲下来翻一翻、或掀开衣服看看,看见有值钱的物件,便取下塞到随身黑色口袋中。

楚言年纪虽幼,但天生神力。

看见尸体身下泛着淡淡银色光芒,满心以为是值钱玩意儿。

一不小心将尸体抓起,扔到百米开外。

失望的发现只是一根箭簇,并不值钱。

楚言双腿叉开坐在地上,不悦地抱怨道:“爷爷,好无聊呀。我们回去吧,我想回去打拳了。”

楚叟从尸体腰间摘下口袋,倒出几枚丹玉,收入怀中。

“不准。这是个细致活儿,要有耐心。不把所有尸体翻查一遍,我们今天就不回去,知道了吗?”

楚言不高兴的嘟着小嘴,哼哼两声,挥动着小拳头砸在地上。

“嘭”

尘土飞扬,地面裂开十多米长的罅缝,朝正在留血书的秦殇方向蔓延过去。

罅缝距离秦殇两米时戛然而止,再度裂开,形成一道长长的沟壑,沟壑两侧尸体竞相滚落进沟壑中。

楚叟皱着眉头呵斥道:“不准耍脾气。”

楚言翻着大大白眼,小嘴巴噘得老高。

忽然,他指着秦殇大声喊道。

“爷爷,他是不是要自杀呀?”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