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腐女都是异性恋吗?关于耽美文化的四个迷思

提问时间:2020-11-11 08:00
共1个精选答案
开心软件网
开心软件网 2020-11-11 08:00
最佳答案

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_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

文化研究学者戴锦华曾在题名为“后革命的幽灵种种”的公开演讲中,将“耽美文学”作为重要的文本对象纳入当代文化逻辑的考量。这篇演讲稿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引发了关于“耽美文学”的诸多讨论。戴锦华从耽美文学的性关系描写中看到了当代青年对权力的内在体认与尊重,并称,相较于耽美的主流性,她自身处于边缘位置:“我所选择的的位置是边缘对中心,梦想对现实,反叛对秩序,幼稚对成熟。”

但是,耽美文化——作为性向文化的重要代表,真的如同戴锦华所言,已经取得了中心位置么?如果耽美文化已被主流秩序所认可,为什么耽美作品的基本情节会在出版过程中被大量删改?如果耽美文学中只有对权力的臣服,我们如何理解耽美文学中被寄予的对世俗权力的挑战与反抗?

以上是性别文化与耽美文学研究者杨玲在题为“耽美:四个迷思与酷儿潜能”的公开讲座中提出的质问与反思。现为厦门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的杨玲,早期从事粉丝文化研究,在读到同为性别文化研究者徐艳蕊所创作的耽美小说之后,开始转向耽美文学研究,并与其成为研究伙伴。

耽美,英文名Boys’ Love,简称BL,是一种主要由女性书写,供女性阅读的男男同性情爱叙事,其形式以小说为主,同时包括漫画、广播剧、原创音乐、视频等。上世纪90年代,受日本和台湾地区的耽美漫画与小说影响,中国大陆耽美创作孕育成型。杨玲在日前举行的这场讲座中提到,如今,耽美已是重要的当代书写方式与文化现象,学术界无法对之视而不见。近年来,相关的学术研究越来越丰富,权威学者与期刊也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阐释耽美,这些阐释不乏睿智洞见,但也存在需要澄清的误读以及呼唤反驳的偏见。很多学者将耽美文简单地视为异性恋女性的幻想投射,认为耽美小说再现了当代青年对暴力的迷恋与美化、其中的性关系处理复制并强化了现行权力等级秩序,因而贬抑、否定、批判耽美文化。在杨玲看来,这些批判部分存在着对耽美文化的误读,忽视了耽美小说性关系秩序的复杂性、性暴力书写的多重伦理与政治意蕴,也遮蔽了耽美在异性恋霸权与父权体制内开辟话语空间的事实。她从酷儿理论的视角出发,提出,“耽美作为酷儿潜能可以帮助我们超越父权制和异性恋正统的当下,去想象和感受一个拥有更多自由、激情、快感的酷儿未来。”

在演讲中,杨玲归纳了有关耽美研究的四个迷思,并陈述了她的分析与思考。

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

迷思一:腐女都是异性恋么?

杨玲提出的第一个迷思是,研究者往往将腐女(即耽美文学的阅读者)直接等同于异性恋女性,将耽美阅读的风行与耽美创作指认为“异性恋女性网络社区对男性间同性恋情或情色的想象、书写”,认为其是主流文化工业的新卖点。

杨玲指出,这一结论既不符合事实,同时也简化了腐女性别认同的复杂性。目前学界已有相关调查研究证实腐女性取向具有多元性,并不局限于异性恋。杨玲援引台湾交通大学助理教授王佩迪(Peiti Wang)在2017年日本神奈川大学酷儿议题会议上提交的论文——基于从台湾BL粉丝社交网络收集到的3851份问卷数据,王佩迪发现:相较于普通民众,BL粉丝对同性婚姻的支持率极高,93.2%的受访者同意或强烈同意“同志婚姻应纳入民法”。另一方面,BL粉丝性取向颇为多元,52.7%为异性恋者,2.4%为女同性恋者,1.7%为男同性恋者,33%为双性恋者,10.1%为无法分类的酷儿。其中,异性恋所占比例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高。杨玲认为,将腐女直接等同于异性恋者的误读误判与目前国内的耽美研究方法相关。“小范围访谈”是主要的研究方法,而通常异性恋的女性读者更愿意分享自己的阅读经验,相对而言,性少数群体会迫于社会压力而不愿意分享。

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

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_app耽美中文网,话语耽美小说

图片由作者授权提供,引用自:Peiti Wang (王佩廸), “Repression or Revolution? On Taiwanese BL fans Community’s Reactions to the Same-Sex Marriage Legalization Movement,” “Queer Transfigurations: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Boys Love Media in Asia,” Kanagawa University, July 2017.